就是咸鱼啦!

爱好UMP45和德丽莎,少前崩三双坑。最喜欢的cp是雷电950和姬德姬
是个很垃圾的文手,短时期会很话唠,打扰的话很抱歉。

人在梦中才受牵引,又躲无可躲。
灵魂深处也发出呜咽。

三片段xd
——
离开天命吧。
  
  德丽莎某天突然那么想,那时候窗外的花还透着一股祭奠的味道,雨也没停,什么都在稳步进行,她正在一遍一遍的清理故人的遗物,一切都不被打断,时间仿佛静止了,她原想在哪个小房间呆上一辈子的,只是第三次擦塞西莉亚的相片的时候,她模模糊糊地感到厌恶和不公。
  相片仿佛要灼烧她的手指,悲哀像泥泽一样裹着,想法也是清晨的大雾,她一伸手,突然就好像看见了将死的自己。
  那种东西雷鸣般的响起。汽车轮胎在沥青公路上轰然碾压着离开,她听见自己眼泪啪嗒落在手背的声音。
  离开天命吧…离开它,离开它,你想的,离开它。
  将死的自己盯着她说,汽车早不见了影,所有的糖果,此刻也都变成了苦药。
  德丽莎…离开天命。
  她轰的站起来,跑起来,明白自己非得做点什么不可。
  
  ——
  失忆症paro
  
  “姬子…”德丽莎的声音微弱的散着点哭腔,带着点哑,但她只是盯着喝空的酒杯,没有去看姬子。
  
  “你猜猜我前几天梦见什么了?”
  姬子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底数,小孩子的梦,大人的梦,姬子都记不太清了,她的时间不多,梦里见的也不能推出来成为范例,只是过一点就模糊一点,意向里却仍然清楚的记得那次,德丽莎要给她打针的梦——对她来说是个梦,梦醒时分,看见的只是是医院的天花板,闻到的只是消毒水的气味。
  姬子想,那可能是等身吼姆,也可能是苦瓜汁入侵,塞西莉亚回来也说不定,什么都可能有,就算梦见一群泰坦齐跳芭蕾舞也有可能。
  “梦见我了吗?学园长?”
  “嗯。”
  德丽莎转过头看着姬子,一点都不像撒谎似的,姬子想自己应该捕捉到了点什么,大概是称为酒意的鬼玩意儿。
  
  姬子心里顿了顿。
  
  “我梦见…我失忆了,不停的忘东西,什么都忘。”
  “起初是爷爷的名字…然后是自己住哪儿,自己叫什么…和自己有关的我好像都忘了。”
  “我不停的忘东西,你在旁边一遍一遍的说,那是什么,我叫什么,我住哪儿,可第二天我又忘了。”
  “最后…最后你就走了,我什么都不记得。”
  
  德丽莎说完那段话哆嗦了一下,姬子没说话,只是摸了摸她的头。
  “我醒了之后特别怕……想去背点什么东西,我就想…我就怕想到这些事。”
  “如果我不记得你了…那谁还记得你呢…”
  
 ——
  冬天还没到,天空还是暖的,风还有点潮湿,雨小小地下了一阵子,又停了,空气里漫着股尘土的味道。
  德丽莎晃着脚,在花园里喝下午茶,吃小点心,塞西莉亚刚刚过来,和她面对面坐着,只有这时候是一天里最幸福的时候了,她想,哪还有比和塞西莉亚呆在一起更好的时候呢。
  “塞——西莉亚~!”
  她爱这么喊,好像喜欢也就能从拖长的音调里掉出来被塞西莉亚发现似的,塞西莉亚的名字也是一颗糖,喊一次就从舌尖滚落,一次就让她甜的忍不住笑。
  “德丽莎~怎么这么开心啊。”
  德丽莎想回答说,因为你来了就很开心,可她害怕这样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想了想,说,今天天气太好了呀。
  塞西莉亚点头,对,今天天气是很好。德丽莎就笑,咯咯地去喝红茶。
  
  奶油的甜味在空气里弥漫开来。
  


  失忆症paro
  
  “姬子…”德丽莎的声音微弱的散着点哭腔,带着点哑,但她只是盯着喝空的酒杯,没有去看姬子。
  
  “你猜猜我前几天梦见什么了?”

  姬子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底数,小孩子的梦,大人的梦,姬子都记不太清了,她的时间不多,梦里见的也不能推出来成为范例,只是过一点就模糊一点,意向里却仍然清楚的记得那次,德丽莎要给她打针的梦——对她来说是个梦,梦醒时分,看见的只是是医院的天花板,闻到的只是消毒水的气味。
  姬子想,那可能是等身吼姆,也可能是苦瓜汁入侵,塞西莉亚回来也说不定,什么都可能有,就算梦见一群泰坦齐跳芭蕾舞也有可能。
  “梦见我了吗?学园长?”
  “嗯。”
  德丽莎转过头看着姬子,一点都不像撒谎似的,姬子想自己应该捕捉到了点什么…大概是称为醉意的鬼玩意儿。
  
  姬子心里顿了顿。
  
  “我梦见…我失忆了,不停的忘东西,什么都忘。”
  “起初是爷爷的名字…然后是自己住哪儿,自己叫什么…和自己有关的我好像都忘了。”
  “我不停的忘东西,你在旁边一遍一遍的说,那是什么,我叫什么,我住哪儿,可第二天我又忘了。”
  “最后…最后你就走了,我找不到,哪儿都,我什么都不记得。”
  
  德丽莎说完那段话哆嗦了一下,姬子没说话,只是摸了摸她的头。
  “我醒了之后特别怕……想去背点什么东西,我就想…我就怕想到这些事。”
  “如果我不记得你了…那谁还记得你呢…”

——
@狗屎派当家
感谢Ra的脑洞x
  

你接近我,你接近我的时候,我就死了。
你看着我,你看着我的时候,我就死了。
你触碰我,你触碰我的时候,我就死了。
你拥抱我,你拥抱我的时候,我就死了。
所以我也想,接近你,看着你,触碰你,拥抱你,并再死一次。

  离开天命吧。
  
  德丽莎某天突然那么想,那时候窗外的花还透着一股祭奠的味道,雨也没停,什么都在稳步进行,她正在一遍一遍的清理故人的遗物,一切都不被打断,时间仿佛静止了,她原想在哪个小房间呆上一辈子的,只是第三次擦塞西莉亚的相片的时候,她模模糊糊地感到厌恶和不公。
  相片仿佛要灼烧她的手指,悲哀像泥泽一样裹着,想法也是清晨的大雾,她一伸手,突然就好像看见了将死的自己。
  那种东西雷鸣般的响起。汽车轮胎在沥青公路上轰然碾压着离开,她听见自己眼泪啪嗒落在手背的声音。
  离开天命吧…离开它,离开它,你想的,离开它。
  将死的自己盯着她说,汽车早不见了影,所有的糖果此刻也都变成了苦药,她想,为什么自己会呆在这里?
  德丽莎…离开天命。
  她轰的站起来,跑起来,明白自己非得做点什么不可。
  
  

——
  德丽莎半醒半睡的时候,窗外正下着小雨。
  
  风一阵一阵的从未关好的窗户里飘进来,凉意贴合在皮肤上的那刻她短暂地一哆嗦,迷迷糊糊的觉得哪儿不对劲,又只是扯着枕头盖在脸上,等风不厌其烦的吹过她脖颈。
  真是讨厌啊,明明昨晚关了窗吧?…
  德丽莎翻了个身,重重的叹了口气,掀了脸上的枕头下床换衣服。
  她觉得自己大概又梦见了倾慕十分的人,在梦里模糊的相扣手,连手掌的余温,掌心的纹路都好像能细细地感觉到。
  德丽莎心跳的厉害,她脸有些发红,站在镜边理理汗水沾着的白发。
  "早安 "
  她说。

原创,还行,全是片段

庆庆艰难的睁开眼,怔怔地看着我,眼睛里的恐惧好像还没平复,她大力的捏着手指,声音哑着。
“我…陈——我梦见溺水了。”
“嗯,没事的。”
“嗯…”

她依然怔怔地,勾着我一根手指,僵硬地看着窗外的雨。

我和庆庆的噩梦不同,她是溺水,而我是被解剖。
我还记得她以前说想当医生的事,我梦里全是她,拿着一把手术刀,只是怔怔地看着我,一点都猜不出来什么,然后划开我的胃,剥离我的血管。这种感觉有时被牵移到其它的地方——她的手摸索我肋骨,腰腹,直到某处前,那一刻我突然脊骨僵硬,混乱中觉得我又是什么砧板上的鱼肉,等着她解剖——可我居然是心甘情愿的。

…我居然是心甘情愿被她解剖的,就像她心甘情愿再陪我去一次河边那样,那时候她脸白的可怕,不受控地深深掐着我的手。

求求你们吃琳德
这俩个真的挺适合的

1.
被拥抱。

西琳心里确信德丽莎是真心想要赎罪的——那和她没什么直接关系,可她仍然靠上前来,什么都不怕似的。
拥抱了这个世界所讨厌的敌人。

2.
亲人。

崩坏会让西琳觉得亲切。

如果可以,她还蛮愿意把这位本不该存在的怪物当做朋友之类的存在。

只不过十三根光矛摆在那儿,西琳的骄傲也不允许她再退缩一点。

3.
爱.

德丽莎的眼里有着对万物的热爱,西琳不了解德丽莎的过去。

但西琳喜欢那双眼睛,她小时候向往过大海。

4.
特殊

德丽莎是特殊的。

西琳想,这种小任性和固执大概会坏了大事,如果不杀掉德丽莎,她背着烦人的犹大总会再找上门的。

可她还是想问,因什么特殊?
是监狱前那段话?还是那个拥抱?

两者都有吧。

塞德现代paro

我要吹爆白鹿大大!!【尖叫】

爱好wine的白鹿君:

就这样吧
感谢点进来的你


在极东,四月份的雨,总带着一阵淡淡的却挥不去的寒意。


德丽莎抱着头,小跑在回家的路上。她已经被淋的半湿,身上的衣物有深深浅浅的痕迹。鞋子踩着水,溅起的液体沾上了裤子,使得布料紧贴大腿,不怎么好受。不过与直接天降的雨相比,这也只是锦上添花罢了


街边的樱花树在风雨中飘摇,粉嫩的花瓣洒了一地,混合着雨水落入泥土里,看样子狼狈至极,不复艳阳高照时在枝头绽放的明媚。马路上车来车往,轮胎碾过湿漉漉的地面,发出的声音和远方铅色的天空一样让人不快。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德丽莎想。离家还有一段路,再跑下去肯定逃不了变成落汤鸡的命运。她看了看周边,发现前面有家杂货店可以暂时躲一躲。


她快速地冲过去,离的近了才看清有不少人挤在这一家小小的店里,犹豫半秒,还是进入了杂货店。


店主是个看起来四十几岁的欧巴桑,正把热好的茶倒进杯子分给进来避雨的人们。看到德丽莎进来,她面带微笑地递了一杯给她。


德丽莎轻声说了句“ありがとう”便接过杯子。接手时,热度一下子蹿入体内,驱散了寒冷,激得德丽莎不禁抖了抖。


她小口啜饮着茶水,视线投向被雨幕笼罩的世界,思绪放空,等待雨停。


店里的人在慢慢变少,他们和欧巴桑打了声招呼就一头扎进雨中,赶往自己的目的地。等德丽莎杯子里的茶剩下大约四分之一时,店里只剩下几个人。


这时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德丽莎的视野里,逆着人们离开的方向,一路跑过来。


德丽莎起初没在意,她估计又是哪个倒霉蛋像她一样没带伞没带手机找不到人援助过来避雨,然而等她看清楚那人的面容,德丽莎愣住了。


做为欧洲来的转学生,德丽莎在同学里一直是很特别的存在,白发蓝眼的外貌和过于娇小的体型让她在人群中十分显眼。尽管德丽莎知道这种关注并非恶意,但她总是为那些困惑又好奇的目光感到不适。对她来说,这个国家永远是陌生的,即便周围人再友好,即便自己的发音再地道,即便自己的监护人对这里十分满意,她依然融不进这里。


毕竟这里不是她的故土。


可这个从雨里冲出的陌生人让德丽莎有一瞬间的熟悉。那是一个高挑的女子,长长的白发披散着,淋湿的缘故熨帖地垂在腰后。有一滴水珠从她额前的刘海滑落,滴在她的鼻梁上,她顺手连带着将脸上的雨水抹去,一双蓝色的眼睛晴空万里,又像极了无垠的大海盛着满天星光。


这是德丽莎第一次在异国他乡看到可能与她同国的人。


女子怀里揣着个包裹,方方正正的,倒是没怎么打湿,看样子是用衣服好好保护了起来。她把包裹递给店主,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并且很亲切地寒暄了一会。


大概是老熟人。德丽莎忍不住脑补了一个年轻姑娘为了梦想只身一人踏入陌生的极东之地,结识各路朋友的感人励志故事。


正当德丽莎的思维信马由缰不受控制时,那个女子注意到了她。


她问店主:“这个孩子……”


店主说:“也是来避雨的客人。”


于是在满天的雨声里,女子稍稍弯腰下来,白发从背后滑落垂在身旁,脸上的笑容如同席卷地中海上空的暖风。她向德丽莎伸手,语气友好的不像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我是塞西莉亚·沙尼亚特,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


德丽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鬼使神差地,不带一丝戒备心地握住了那只手,还附上了自我介绍。


“德丽莎,德丽莎·阿波卡利斯。”


直至此后,名为德丽莎的少女从未忘记某个下雨天里感受到的温度。